相关栏目
近期工作
妇联动态
公告通知
巾帼风采
女性家园
女代表之家
美丽滨城营口
-- 巾帼风采 --
让大山里的孩子走出去 ——记盖州市“最美女性”乡村女教师仲晶
[作者:盖州市妇联] [发布时间:2017-06-30 16:49:56 ][阅读:881 次]

     在辽宁省盖州市南部山区的杨运镇,离镇中心不远处,一座五层楼的建筑坐落在寂静的大山里格外引人注意,这是民风淳朴的杨运镇里唯一一处最高、最好的建筑——盖州市杨运学校,周边17个自然村的1000多名孩子读书、吃、住都在这里,为了走出这片大山,十二、三岁的孩子开始住校,乡亲们说:这所学校是山里孩子的希望。

9月初的山里,早、晚的凉意已如深秋。凌晨4点多,太阳还没有升起,连绵的大山仍沉睡在青色的薄雾和虫鸣中,教学楼门前的一点微光透过学校的操场,一个隐约的身影从学校的寝室走向这座五层楼的大门,她是学校九年级的一位班主任老师,名字叫仲晶,是杨运学97名乡村教师中的一员。

2001年,21岁的仲晶毕业后放弃了留在城市任教的机会,怀揣着改变家乡的梦想,回到了母校,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16年任教期间没有请过一天假,与学生们同吃、同住、同学,承担着家长与老师的双重责任。用她的话说:“只为尽自己所学让更多的孩子走出这片大山,拥有自己的梦想。”

每周,仲晶都会有这样的几个早晨,学生们还在熟睡,她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打开教学楼的大门,开好楼内走廊的灯,再回到寝室,为了不影响其他学年同学的休息,她蹑手蹑脚地察看九年级的各个寝室是否有学生要起床晨读。“山里的教学资源有限,想要与城里的孩子一样考入更好的学校读书,就要加倍地努力,学校里的孩子们都有这样的信念,因此,几十年来,校九年级的学生继承下来了一种自觉晨读的习惯。” 起床的学生在寝室楼大厅集合后,仲晶要陪学生一块返回教学楼,然后做好每班早自习学生人数登记,辅导年级的早起学生上自习。直到学生们吃早饭,仲晶再返回寝室快速地梳洗,迎接一天的教学工作。

这天上午,上完两节语文课,趁着还有些时间,仲老师忙着赶往班里一位学生的家。本学期开学才刚刚第五天,可新接手的班级里一位学生的状态始终让她放心不下。学生名叫图图,今年15岁,学习成绩优秀。可从开学第一天,仲老师就留意到图图每天心事重重。她从上一任的班主任那大概得知,孩子的母亲精神不好常年住院,父亲得了尿毒症,每周要透析,现在家里一切开销仅靠奶奶栽种苹果树的收入维持。她担心沉重的家庭负担会压跨这个孩子的心,经济上的困难别再造成孩子的辍学,她想到学生家看看。

在图图家看到,一栋北方山里传统的平房,因年久失修,房子的窗户和墙面已经开始破损,由于房前果树的遮挡直射进房子的光线很少,房子里有些潮湿昏暗。图图的奶奶看到有人来,急忙从屋里出来迎接。仲老师向老人家说明来意后,老人的眼泪涮地流了下来。因为儿子、儿媳生病,这个家已经伤痕累累。老人告诉仲老师:“孩子的爸爸在今年暑假几次都和死神擦肩而过,都是好心人的帮助才活过来。我现在年纪大了体力跟不上,暑假的时候都是图图陪着他爸去透析,家里就靠这么几棵果树,孩子很懂事,回家就帮我干农活,今年苹果套袋都是图图和我干的,孩子就想省下几个雇人的钱好给他爸看病。图图上学校读书每周就拿8块钱,除了上学来回坐车的4元,就4块钱零花,可孩子啥也不舍得买。希望能好好读书,将来能感谢帮助过咱家的人、能有点出息,可现在这家……”仲晶也是一位母亲,听到老人的述说,自己的眼泪也控制不住地流下来。她看看这个没有精壮劳力的家,东西都是胡乱摆放着,她一边和老人说着话一边开始帮老人收拾起屋子。仲老师安慰老人:“再难也不能让孩子读不好书,图图已经有了一份好心人的助学金,我还会为孩子继续申请,一定尽我的能力,孩子在学校您就交给我。” 离开前仲老师掏出200元钱塞到老人的手里。

离开图图的家,仲老师心里有些沉重。其实,仲老师找图图谈过心,鼓励他别有顾虑好好学习,还给了他辅导书和文具赶回学校,仲趁着午饭时间又找到了图图“这孩子自尊心强,但不自卑挺难得,可毕竟心里有压力,还得一点点地疏导,不能因为家庭让孩子跟其他学生心里差的太远。孩子要是辍学就更没了出路。” 下午,仲老师把图图的情况反映给了学校,希望给孩子早日再争取点救助金。

学校的领导,其实,仲老师像关心图图一样默默地帮助其他学生在学校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从初入学校到现在,仲老师一直担任班主任的工作,平时几十里去家访,给学生买衣服,悄悄地给学生家留些钱,都是常有的事。

最近几年,杨运镇农民外出务工的增多,留守儿童也随着增多,杨运学校的留守儿童一度超过在校学生的20%,大部分务工父母只满足于寄钱回家给孩子生活费,并不注意关心孩子情感需要和受教育状况,而在家照顾孩子的老人或亲友因农活儿繁重,一般也只能照顾孩子的衣食,对孩子学习,思想品行根本无暇顾及,也难以尽到监护责任。导致留守儿童在各方面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仲老师这些年就把关注班里的留守儿童和弱势儿童融入到了她教学中的一部分。

她的班里曾经有个留守儿童叫东东,和姥姥一起生活,是学校里有名的刺头,常和学生打架,有一次还把对方打成了骨折,姥姥根本拿东东没办法。仲老师感觉这孩子就是缺少父母的关爱,思想品德才有了问题。她经常和东东唠家常,带东东回家吃饭,就妈妈一样关心他、爱护他。家里每次家里做的好吃的,都会有东东的一副碗筷。就这样在仲老师的帮助下,东东再也没有打架,还顺利的考上了普通高中,现在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仲老师谈起学生现在取得的成绩满脸的幸福。

漆黑的山夜里,杨运学校的灯光显的特别明亮,学生们朗朗的读书声和着虫鸣格外好听。上完一天的课,仲老师当天还要在校辅导学生们上晚自习。晚上8点半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起后,仲老师带着学生们排队下楼回寝室休息。在九年四班的女生寝室里有一张床是她的,晚上9点,学生们洗漱、观灯休息,仲老师要一一的察看,10点钟学生们熟睡了,仲老师来到自己的床上,一天的工作算是结束了。

不觉得辛苦吗?问到,仲老师微微地笑笑:“老一辈的老师都是这样过来的,没感觉有什么辛苦!”

山里的老师一般都有多重身份。仲老师家里有5亩多的果树,回到家中她就回归了农民身份。做一个多小时的农活,再帮婆婆做饭。看着她那忙碌的背影,感觉实在不易,她却觉得很充实。“现在,孩子住校已经轻松不少了,就这么点农活,谁家都一样。” 她神色轻松地说。“最困难的时候是孩子出生一岁那会,家里人都上班孩子就没有人带。每天我就把孩子放在学校的门房里,找位学校旁边的村民大娘给看着,我在课堂讲课,就听门房里传出孩子的哭声,心里特别难受。冬天的时候,就更难,抱着孩子顶风冒雪到冷冰冰的家,还得快点升炉子,怕把孩子冻坏了。心里感觉特别对不起孩子。现在我的学生也一个一个地从这里考出去了,他们放假了都会回来看我,过年的一个祝福的短信,教师节一个亲切的问候都把我的心塞的满满的、暖暖的!其实教师就是这么容易满足。现在,我的学生有的走出了大山,有的带着所学回来建设家乡,感觉也实现了我自己最初的愿望,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第二天早上6点多,仲老师又开始了新的一天,为了这片大山里的孩子,她继续坚持着自己的初衷。

多年来,仲晶多次被营口市教育局、盖州市教育局评为优秀教师、骨干教师、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2013年所任教的八年一班被评为营口市三好班级2014年被营口市教育局评选为“师德报告团成员”到营口各地区巡讲,2015年9月被营口市教育局评为“师德先进个人”,她的事迹在营口电视台、营口新闻网、营口日报上均有报道。

仲晶说:我很平凡,平凡的就像这大山里的一棵小草,一块石头,一粒微尘;我很骄傲,骄傲的是看到自已的学生在不同的岗位上绽放光彩,我是盖州教育战线上最普通的一员,更是所的农村教师的缩影,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我、我们、我们所有的教师都坚守初衷、不忘初心继续为我们的教育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农村的教师守得住大山不容易,农村的孩子想走出大山更不容易,尽我所能,让更多大山里的孩子走出去!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主办单位:营口市妇联
版权发布: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